主办:竞技宝入口嘉陵江经济文化协会      协办:竞技宝入口竞技宝手机端微竞技宝手机端协会
主编:何朝礼       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0817-2319868       邮箱59405888@qq.com
2020年1月29日    星期三
当前位置:首页 > 西部文苑
竞技宝手机端-竞技宝入口-lol投注平台
人气:17534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/7/30
 

二   赤裸的佛罗伦萨

 

写下这个题目,虽有点脸红,但还是觉得这大概是佛罗伦萨主要特征之一,不写不足以让人深层次地认识它。

 

如果要欣赏世界上最有艺术价值的雕塑,佛罗伦萨是最好的去处,文艺复兴时最著名的雕塑几乎都在这里。

 

勿庸置疑, 佛罗伦萨是赤裸的。

 

走进佛罗伦萨,博物馆、美术馆、教堂、市政厅、广场、街道、门廊、橱窗、楼顶……到处都是精美的雕像,大理石、汉白玉、青铜……或大或小,或高或低,或粗犷或精细,应有尽有,整个城市就是一座雕像博物馆。

 

而且,这些雕像大多都是赤裸的。

 

这些男性的女性的雕像,阳具、乳房、大腿乃至于整个肉体毕现于光天化日之下,毫无顾忌,惊世骇俗地向世人宣示着力量、雄健、美艳、情欲甚至肉欲。

 

佛罗伦萨就是这样赤裸在世界面前,从中世纪一直赤裸到现在,完全不用遮羞布。

 

其实,自文艺复兴以来,裸体艺术一直是欧洲艺术的核心。为了反抗中世纪教会的政治压迫和残忍的禁欲主义,艺术家们大胆地选择了裸体为反抗的武器。他们认为,裸体是自然界最伟大的作品,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像征,代表宇宙间最理想的美。于是乎,他们一个劲地用裸体来表现万物灵长之美和蓬勃向上的生命力量,创作了大量的令万方战栗的稀世佳作。

 

佛罗伦萨就是他们向禁欲主义宣战的最主要的战场。

 

这里有数以万计的裸体雕塑和绘画。

 

西方人对此见惯不惊,熟视无睹,东方人尤其是中国人来到这里,乍一看到难免会面色潮红,心跳加快,荷尔蒙陡然增高。毕竟来自“非礼勿视”的故乡啊。

 

虽然东西方文化差异决定了审美上的差异,但这差异并不妨碍对艺术的欣赏,尤其是顶级艺术品的欣赏。

 

这不,来到市政广场,眼睛就不够用了。

 

这里几乎集中了文艺复兴时最伟大的作品。一尊尊、一组组自由地伫立在广场上,艺术地赤裸在众目睽睽之中,刺激着参观者的眼睛,挑战着世俗的呓语。

 

那尊举世不朽之作《大卫》就这样鹤立鸡群地傲立其中。

 

艺术审美是一个复杂的过程,看平面图片和看立体原作,差异之大令人吃惊。我不是美术家,艺术审美也是粗线条的,但当我站在《大卫》之前时,也禁不住怦然心动,热血贲张。

 

这座雕像净高4.1米。被称着大卫的犹太少年全身赤裸,坚定地站立着,一手下垂,一手弯曲向肩,拉着一个布袋。他目光充满自信与刚毅,体态壮伟,身材挺拔,结构匀称,线条流畅,肌理清晰。据说这是以大卫战胜敌人哥利亚的故事而塑造的,寓意力抗强权,捍卫祖国的佛罗伦萨人民。

 

毕竟是米开朗琪罗啊,从他身上爆发出的生命力量,让这个赤裸的《大卫》一站就成为文艺复兴的丰碑,一站就是几百年,一站就成为永恒,至今还没有人能够超越。

 

尽管几百年过去了,战争也远离了意大利,《大卫》已作为一件不朽的艺术品供人们欣赏,但我怎么看,他都像一尊守护之神,庇护着佛罗伦萨这座美丽的城市。

 

也许是职业的关系,我对《大卫》站在露天接受日晒雨淋,霜侵雪蚀总是感到很疑惑,因为这不符合文物保护的原则啊。一问,导游才悄悄告诉我,原作早就在1873年藏于美术博物馆里了,我们所看到是在原址上按11的比例复原的《大卫》雕像。

 

“跟原作丝毫不差。”导游坚定地说。

 

我释然道:“理应如此。虽然佛罗伦萨遍地是稀世之宝,也应珍惜为上。”

 

以前我只知道米开朗琪罗是雕塑巨匠,没料到他的绘画也是一流的,几乎与达芬·奇难分伯仲。他耗时4年绘制的西斯廷礼拜堂穹顶的壁画《创世纪》,被称为空前之作,还有他晚年的祭坛画《最后的审判》,更是被人称为是“上帝的杰作”。更让我惊异的,米开朗琪罗竟然还是一位伟大的建筑师。我在欧洲看到众多的巴洛克式和罗马式风格的建筑,其中的柱式结构,就是米开朗琪罗的首创。到了晚年,72岁的米开朗琪罗接手主持了世界最大的教堂——梵蒂冈圣彼得教堂的建筑工程。教堂那巨大的圆形穹顶就是他精心设计的。尽管当时这种奇异的穹顶曾引来各种置疑甚至诽谤,并预言很快就会坍塌。而一经竣工,整个欧洲便被其富丽宏阔的气势所震惊,以致后来成为欧美各国大教堂、政府、议会穹顶建筑的样板。即使是进入现代建筑日新月异的21世纪,效仿之风也只增不减。

 

毕竟是大师呵,任何一样创造都足以惠泽人类社会数百年甚至上千年。

 

在《大卫》的周围,有众多的雕像(原作),大多取自希腊神话和《圣经》故事,虽然我对这些传说故事不甚了然,但对这些充满力量、肉感、生命和情欲的雕像是迷恋的,原因很简单:它们既悦目,又赏心,给人以极美享受和无限遐想,能让我通过作品听到大师们的心跳和呼吸,进行跨世纪的心灵交流。这就足够了。老实说,世界上的艺术品浩若烟海,真正能产生这种艺术审美效果的又有多少。而在佛罗伦萨,这样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比比皆是,除了但丁、米开朗琪罗外,还有文艺复兴中以《蒙娜丽莎》、《最后的晚餐》而著名的画家达·芬奇、以《大公爵圣母》为代表作的画家拉斐尔、开创西方小说先河,《十日谈》的作者薄迦丘、意大利历史哲学的奠基人马基雅维利(《君主论》作者)、数学家、天文学家伽利略等等。不要说这些人在世界文化史上的伟大贡献,仅仅是伽利略一个被迫的“忏悔”(注),就足以让高傲的西方人为之痛心疾首地忏悔了数百年。

 

这些大师们一使劲,就让欧洲的文化呈现出前所未有万千气象,催动着文艺复兴的车轮滚滚向前。

 

呵呵,大师永恒,魂灵不朽!

 

当我在佛罗伦萨漫步时,处处都能感受到这些大师们的魂灵在城市的上空游荡。这些游荡的魂灵,使佛罗伦萨成了一座稀世伟大的城市。

 

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虽不能至,然心乡往之”。离开时,我把太史公的这句话,留在了佛罗伦萨。

 

……

 

(注)伽利略是意大利中世纪的物理、天文、哲学家。因曾公开支持哥白尼的“日心说”而受到教会审判。后又因在他最著名的《关于托勒密和哥白尼两大世界体系的对话》一书中捍卫自己的观点时,又受到审判和摧残。伽利略被迫放弃日心说,作了违心的“忏悔”后在软禁中度过余生。直到1741年才被平反。

 

 



郭宪伟  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、竞技宝入口作家协会原名誉主席、竞技宝入口文联副主席。长期从事文化艺术工作,曾发表小说、散文、诗歌、剧本等文学作品200余万字,出版《市井俗人》、《天地苍茫》等文学著作8部,获“全国孙犁散文奖”及其他省、市级文学奖若干。